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Norman | 18th Apr 2009, 10:50 PM | 前塵往事30年 | (358 Reads)
 

講左一大輪關於我的工作,相信係時候講一下我的讀書進修生涯。話說當年我只係得中三程度,仲要係讀實用中學的水平,又點可以一路進修和晉升上去呢,假如我講出黎,可能而家那些讀緊非大學課程的學生,成日話無乜出路,甚至話要生要死的,真係可以無地自容,因為,無大學讀唔等於就會死,也不會因此而抹殺了自己的出路,一切的障礙,只係對自己的一種考驗,假如你真係有決心,有毅力,一樣可以繼續向上爬,總會有成功的一日。

   

當年香港的殖民地教育政策,其實只係在製造天子門生的把戲,只有全港讀書成績最頂尖的一小部份人,可以有機會入去,其他的人,就只能望門興嘆!所以當年全香港的大學,就只得港大和中大兩間,只有佢地可以頒發學位,其他的一概不能叫做大學,只能叫做大專院校,只能頒發文憑或證書,不過,其實這是好搞笑的,因為係得香港搞到咁複雜,來來去去只係承唔承認的問題,不過,當時香港的工業正處於起飛階段,根本勞動力極度缺乏,所以大公司就會同你講學歷,細公司就懶鬼得理你咁多,最緊要係做到野,做唔到野就算你係博士一樣死,所以當時我地絕對唔擔心搵唔到工做,只係擔心你肯唔肯做。

 

先來講講我地學徒訓練計劃裡面的兩年課程吧,這是由工業學院開辦的,不過裡面就有兩類人,一類係仲有上進心,肯繼續努力的,另一類就係諗住到此為止,唔會再繼續向上,所以導師們都心裡有數,但求你班人唔好上堂搞搞震,阻住其他人上堂學習就算了。所以,到了期終考試時,就笑料百出,因為這些成人教育,都係借日間的中學校舍來做的,當時我們在廣東道的一間中學上課和考試,平日上堂係晚上7點到9點,而7:30就會收點名簿,所以好多懶學生,只求簽到就算,7:15才到學校,點完名之後,未到7:45就經已唔見左一截人,阿Sir都唔話得咁多,總之要走就走,剩下的就繼續專心講書,各取所需,我地要學知識和技術,阿Sir就要賺人工。

到了考試時,阿Sir都有點出人意表的舉動,明知這班人有上堂的係有心向學,日日逃學的都唔會叻得去邊,不過,為左要完成這訓練課程,佢地考試就一定要合格,所以逃學的那班人,到時會點就諗都諗到啦,所以考試那幾日,阿Sir都無眼睇,派完試卷之後就開始考試,不過佢第一日就拿個占士邦出來,打開佢放在自己眼前遮住自己視線,然後就在睇報紙,你地班人點搞都無眼睇,總之唔好咁大聲搞到隔籬班來投訴就算了,第二日就索性走出班外睇風景,用個背來向班房,嘻嘻,相信都唔會有邊個會肥佬啦,不過,我係一向好有原則的,我讀夜校進修這十年,真係靠自己真功夫,無出個貓作弊架。

而最終考試結果當然係無問題啦,假如我地咁勤力的都肥佬,咁就真係天無眼!既然成功過了這關,想向大專院校進發,就一定要進修完成中四和中五的課程,這個挑戰肯定係難度更大啦,因為實用中學係以實用技術為主,英文一定唔會多,再加上要在夜校進修,係星期一返到星期五,晚晚無走雞,日間又要做足八小時,星期六還要開多半日工,真係無幾多人可以咁有恆心和毅力,仲有就係星期六下午和星期日,都要在家溫習和做功課追上進度,不過,我就一於向難度挑戰,最終在旺角諸聖夜中學搵到位入學,從此展開了兩年的高中持久戰。

雖然係辛苦,不過,這間夜中學也不是呃錢的,教的內容真係有料到架,再加埋DSir都唔錯,所以修讀完之後,我的成績都唔算差,不過,就要借此機會鬧下教育署。話說當年要取得中學畢業的資格,就一定要取得最少五科E級或以上的會考成績,由於我的目標只係要讀理工,自然就梗係放在最低要求上啦,同人玩幾多個A幾多個O係無意思的事,所以我就只係諗住報齊理科的幾科,再加上一科我最勁的機械繪圖,就諗住好老定,不過也因此而令我飲恨!

原來當日的會考制度,機械繪圖這些科目,假如該學校本身沒有這科目,學生是不能報考的,而我的案例係我在實用中學,早已畫了三年,早已達到人家工業中學的五年水準,再加埋我在工業學院上這兩年,也一樣係重複這些圖來畫,不過搞笑係教育署竟然唔承認我持有的工業學院證書證明我曾進修這學科,並且考試合格的成績!政府教育署唔承認政府工業學院的學歷,不是混賬到極嗎?而結果我報考的五科中,數學和中文也一樣可以取得C的等級,相信好多讀日校的懶學生,真係要慚愧和好好的檢討一下,最終我在4科合格的情況下(化學肥左,當年搞唔真有機化學係乜),一樣獲得理工學院接納,繼續進修電機工程係的證書課程。

而之後我在理工進修,一樣也有繪圖的課程,不過也可以話你地知,我係全班最叻的一個,連阿Sir都來問,點解你畫的圖又靚又準,一D錯都無,哈哈,當年係無Autocad的,所有的圖都係靠人手一筆一筆咁畫出來,逐個字母咁寫上去的,我畫左咁多年,當然係有番咁上下啦,結果每次我做完的功課,阿Sir例必來問我一聲會否保存,我就無必要再Keep了,佢就連聲多謝,跟住就收歸作為私人珍藏,用來作為教材給日校的學生示範之用。 

至於點解我明明學機械,又點解會去讀電機,這個當然係我的策略性部署啦,識多幾樣就有更大的生存空間,而事實上也證明這是精明的扶擇,因為就算到了近幾年,我一樣可以一個打低全公司的工程師,都係靠這些少林寺的基本功,而當時我轉做維修部,負責的工種正是水電維修,所以點解我會揀這科,又點解可以連工程師,工程部經理,甚至營運總監都唔夠我砌,理由也在於此,不過,假如以我這系列文章的次序來看,是20年後的事了。不過,另一單會早一點,係7年後,我如何在依利安達破奇案,搞到成個電子維修部無晒面的笑料,繼續慢慢睇落去啦。